新华社北京延庆3月1日电(记者姚友明、马邦杰、刘扬涛)对于视力障碍高山滑雪选手而言,领滑员就好比是他们的“眼睛”。

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高山滑雪项目1日迎来首个官方训练日,当被问到为什么要从事领滑员这个职业时,德国高山滑雪队22岁的领滑员葆拉·布伦策尔说,因为她视滑雪为生命,而且能看到视障选手完成比赛取得好成绩,她会很开心。

布伦策尔领滑的视障选手名叫内米·里斯陶,两人合作在女子视障速降项目的训练中首次登上延庆国家高山滑雪中心的“岩石赛道”。最终,她们以1分39秒07的成绩完赛,在当天参加训练的八组选手中名列第六。

“今天的风有点大,不过这里的赛道非常棒。赛道中有缓坡也有急坡,挑战性和趣味性并存。我很喜欢这条赛道,在这你几乎能滑到赛道边缘,然后再做出良好的转弯。我是一名领滑员,带领我的运动员在这里飞驰的感觉很棒。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期待着下一个训练日了。” 布伦策尔说。

布伦策尔在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结束后开始担任里斯陶的领滑员。类似于残奥会田径项目中的领跑员,对于只有正常人百分之二视力的里斯陶而言,布伦策尔是她在场上最值得信赖的伙伴。比赛时,布伦策尔会穿上鲜艳的黄色领滑服,然后通过耳麦随时与里斯陶交流。

“我会跟她说‘左转、右转’,就是传达类似的指令,考虑到比赛有时候很紧张,我听到风声的时候有时会大声地喊,她说‘我能听得见,你别喊了’!哈哈,我们之间合作得特别融洽。”

“当然,想要当好领滑员,最重要的是跟她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如果一开始就能保持合适距离的话,那么这次滑行的成绩就会有保证了。”布伦策尔说。

与速降赛相比,布伦策尔认为带领里斯陶参加回转和大回转项目时会相对轻松一些。“技巧类的项目,如果我觉得她快跟不上我的时候,我会通过稍稍减速的方式来保持好我们之间的距离,但如果是比拼绝对速度的速降项目,我觉得她快跟不上的时候,只能选择几乎停下来了。你要知道,停下来再重新起速是很难的。”

布伦策尔每年与里斯陶共同训练和参与比赛的时间多达120天,领滑员现在就是她的专职工作。“我们德国队是非常团结的一个团队,在这里你能认识不同的人,这是一份独特的人生体验。视力障碍运动员面对斜坡时总会恐惧,所以需要我们领滑员最好能跟她们长期合作,她们不能总是更换领滑员。”

“如果说小时候我滑雪是为了玩的话,那么在遇见内米之后,我觉得滑雪对我来说有了更加重要的意义。看到内米在我的带领下从山坡上滑下来,我自己也很受鼓舞,跟她合作非常愉快!”她说。

这是布伦策尔首次参加冬残奥会,“这种感觉简直是太棒了,因为只有在这样的大赛上才能看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记者追问她,北京冬残奥会哪些方面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她回答道:“看到中国的高山滑雪中心,在群山里建成形形色色的建筑物,太不可思议了!”

官方训练暂告一段落后,布伦策尔将自己和里斯陶的滑雪板收好,乘坐缆车返回了山下的冬残奥村。“今天虽然风很大,但我很喜欢这里的阳光,也很享受在冬残奥村的生活,享受这里的一切。”

里斯陶最大目标是在即将开始的北京冬残奥会上赢得一枚金牌,布伦策尔虽然没有提及这个目标,但她肯定会为此倾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