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着一条“废腿”,《环球时报》记者10日在张家口赛区,用镜头记录下自由式滑雪中国空中技巧队的夺牌过程。作为冬奥会摄影记者,《环球时报》记者从3日抵达张家口赛区至今已一周,亲身经历了一次次与同行们的“爬山大赛”,以及自己的一趟“就医之旅”。

在张家口赛区拍雪上项目有多冷?《环球时报》记者从事体育摄影10多年,此次冬奥之行的装备大部分号称能抗零下30摄氏度——在北京市内按此穿衣法可能会中暑,但在这里全都没用:没风状态下站1小时便“上下牙打架”,面罩里戴的KN95口罩很快变“冰壳”,爬到拍摄点位后头顶散发出来的热气在帽子上瞬间凝固成霜……为了方便拍照,《环球时报》记者准备了“黑科技”防寒手套,据说不怕冷、防水、手指灵活可触屏,结果完全不抗用,“太阳一下山暖宝宝都给你冻成摆设”,同行们的这句话一点都不过分。与其他工作人员可以不停地活动不同,摄影记者要在各自点位基本保持静止状态,正如同行中的一位装备爱好者所说,“再好的装备也是在不停活动或暂时静止状态下才能有效果,然而我们最大的活动只有跺脚……”

不走运的是,记者如今也无法跺脚了:8日下台阶时未留意一块积雪冻成的冰,导致滚了下去。虽然护住了相机但没护住右脚,直接被送上救护车。“崴脚的那个到了!”《环球时报》记者到达北医三院崇礼院区后,门口几十名医护人员把记者扶进急诊病房,查完核酸后,各科室主任和专家对记者进行会诊,“摔到脑袋没?确定没摔到吗?”拍完X光后一位医生说,“骨科和运动医学专家正赶来给你会诊……”虽然记者认为并无必要,但该医生礼貌而坚决的让我必须留下,“进了这(医院)就要让你踏实地走,有问题也好及时处理。”经过一系列全面检查后,记者被确诊“只是皮外伤加崴脚”,这趟就医之旅暂告一段落,也成为《环球时报》记者闭环内工作之余的小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