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黄叶波/彭俊越两人冲过“雪游龙”赛道终点,中国雪橇军团的首次冬奥之旅画上了句号。在团体接力赛中先行完赛的队友范铎耀、王沛宣走了过来,和黄叶波、彭俊越碰拳致意,此刻洋溢在四人脸上的更多是笑容。

10日晚在国家雪车雪橇中心举行的雪橇团体接力比赛是北京冬奥会雪橇项目的最后一项。中国队4名队员联袂出战,这是他们在本届冬奥会的最后一战。没有过多的压力,四人更多只是享受比赛。

团体接力赛位列第12,范铎耀、王沛宣止步男、女子单人雪橇第3轮,黄叶波/彭俊越双人雪橇组合名列第17,如果仅看赛事成绩中国雪橇队难言优秀,但对初登冬奥赛场的运动员而言,他们已崭露锋芒。

与欧美传统强国相比,中国雪橇起步较晚。此前历届冬奥会中,中国从未在雪橇项目中获得过参赛资格,甚至中国雪橇国家队也是2015年借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的契机才组建成立。这一年,范铎耀、王沛宣、黄叶波、彭俊越四人通过跨项选材进入雪橇国家队,开启了新的征程。

主攻越野滑雪的范铎耀、专攻标枪的王沛宣、练习短跑的黄叶波、练习篮球的彭俊越……天南地北的运动员聚集在一起,只为一个目标——北京冬奥会。

跨项而来,困难可想而知。“刚开始练的时候,每次滑行时雪橇都会翻,有时候一趟滑行能翻两三次,摔倒了再爬起来,我们就是这样起步的。”黄叶波、彭俊越的经历亦是其他雪橇队队员的常态。

这项“勇敢者运动”最高时速可达140公里,对选手的爆发力和滑行技巧都是极大考验,也使得选手在比赛和训练中受伤成了家常便饭。范铎耀就曾在德国奥伯霍夫雪橇赛道上因翻橇事故出现脑震荡。鼻梁骨被摔断,三颗门牙被磕掉,养伤一个月,他还是战胜了对伤病和意外的恐惧,重新上场,一如他在微博上勉励自己的一段话:“能治愈你的,从来不是时间,而是明白。”

经验要一点点积累,技巧要一点点长进,甚至雪橇项目尤为强调的爆发力也要一点点积攒。7年时间里,这批年轻人和中国雪橇运动一同成长,并如愿“滑”进了北京冬奥会。范铎耀说:“不敢相信这一刻来得这么快,2015年刚进队时大家都说为了北京冬奥会,当时感觉很遥远,但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却好像在做梦”。

对年轻的中国雪橇队而言,参赛便是突破。而在“雪游龙”赛道上,范铎耀四人均滑出了自己的最佳成绩。中国雪橇队冬奥首秀出彩,某种程度上还要好于预期,更何况这个成绩还是在左脚三处骨裂的王沛宣带伤上阵的情况下完成的。

当然,这一夜“雪游龙”的胜利属于德国队。本届冬奥会,德国雪橇队在此前42枚奥运奖牌的基础上再添4枚金牌,进一步巩固了其在雪橇项目的统治地位。与底蕴深厚的德国队相比,中国雪橇队还是“新军”。从第12名到第1名,是中国雪橇队和世界顶级强队的差距。

脚踏实地、稳扎稳打、用力追赶是中国雪橇队的必经之路。正如中国雪橇国家集训队领队王忠林所言,中国雪橇还在摸索前行,范铎耀四人在冬奥赛场上的拼劲也将点燃更多雪橇运动员的热情,或许将来某一天中国队也有机会站上最高领奖台。

眼下参加北京冬奥会的目标已实现,但四人还有更高的目标、更远的预期。9日晚结束双人雪橇比赛后,黄叶波、彭俊越便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约定了4年后米兰冬奥会再见。搭档4年来,两人的默契已在成百上千趟滑行中练出来,黄叶波说:“我们相约要一起参加很多很多届冬奥会,目标是站上冬奥会最高领奖台。”

翻开四人的履历,24岁的范铎耀、21岁的王沛宣、25岁的黄叶波、21岁的彭俊越,这支平均年龄不过23岁的团队,让人对中国雪橇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完)

(中新社记者 郭超凯)